铜羽人灯

时间: 2021年02月18日     来源: 酒泉市博物馆     作者:      点击:

1.jpg

汉代 铜羽人灯

嵇康《杂诗》云:“光灯吐辉,华幔长舒”。灯具是人类掌握火以后的一项重要发明。由于我国考古发掘出的商周时期的遗物中,没有发现能确定为灯、烛的实物。在商代甲骨文中也未见灯、烛之类的字样。

《仪礼·燕礼》:“宵则庶子执烛于阼阶上,司宫执烛于西阶上,甸人执大烛于庭,阍人为大烛于门外。”《礼记·曲礼上》:“烛不见跋。”郑玄注:“烛,燋也。”贾公彦疏:“烛,燋也,古者无麻烛而用荆燋。故《礼记·少仪》云:‘主任执烛抱燋。’郑云:‘未爇曰燋。’但在地曰燎,执之曰烛,与地广设之曰大烛,于门内曰庭燎,皆所以照众为明。”结合上述文献来看,西周时在人们日常生活中使用照明用器“烛”,是一种由易燃材料制成的火把。其中没有被点燃的火把被称为燋,被点燃的则被称为烛;放在地上的用来点燃的成堆细草和树枝叫做燎;燎置于门外的称为大烛,门内的称为庭燎。因此,灯具在我国究竟起源于何时,目前还难以作出确切回答。

 从目前发掘的考古资料来看,战国时期我国的灯具结构已经发展的较为完善,制作亦很精美,而到了汉代青铜灯具又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。“实用性”、“艺术性”、“科学性”三者完美结合的汉代青铜灯具,既是一件普通照明工具,又是一件完美的艺术品,是汉代皇亲贵族物质生活空间及其艺术情境的再现,是使用者身份、地位与财产等级的象征。

青铜灯具造型变化丰富,没有专属的形制制度。青铜灯分为仿器皿型和仿生型两种灯具造型形态。仿器皿型以仿豆形为主,仿生型分为仿人物形、仿动物形和仿植物形三种形态。仿人物形灯具主要为佣人、宫女、西域穿衣或裸体外族人的形象,多为跪坐造型,其很真实的反映了当时的社会等级观念;仿动物形灯具多为牛、羊、朱雀、玄武、凤鸟、鱼雁等祥禽瑞兽形象,蕴含吉祥、长寿内涵,从物质侧面印证了汉代是谶纬神学的时代;仿植物形灯具为连枝灯,它同仿动物形灯具一样,传达了使用者内心对祥瑞的诉求。

羽人灯,汉代,底径11厘米,高29厘米,重241克。通体由青铜所铸,圆足,细直柄;底足呈镂空状,灯柄较短,柄上立一青铜羽人,羽人双臂举过头顶,呈双手奉盏状,该灯灯盏应已遗失。“羽人”是汉代艺术中一种特殊的人物造型,该形象少数为青铜雕塑的生活用具,多数出现在墓葬的装饰艺术当中,通常借助某种艺术品形式作为载体来表现其形象。在诸多汉代艺术形象中,“羽人”和“西王母”一样,是最能表现汉代升仙、神仙思想的形象,它的特殊造型是两汉时期人们祈求羽化升仙的最典型的代表物证。